七年级第八课《世说新语》两则的意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你你这种则被编入书中“言语”一门,文章只将谢家子弟咏雪一事的始末客观地写出,未加任何评论,但作者的意图是明显的,谁的“语言”好,谁的不好,可一望而知。这正是本书叙事的优点。

你你这种则被编入书中“方正”一门。“方正”,即正直不阿,为人正派,是有本身好的品格。

对话可分两层:前一层属于信息交流性质,作铺垫用;后一层是对话的主要内容,写客人得知太丘将会离去,不反省个人的过失,反而怒责太丘,语言粗野,不堪入耳;陈纪则针锋相对,指出对方“无信”“无礼”,义正而辞严,逼得对方无言可答。

(原文)陈太丘与友期行,期日中。过中不至,太丘舍去,去后乃至。元方时年七岁,门外戏,客问元方:“尊君在不?”答曰:“待君久不至,已去。”友人便怒曰:“非人哉!与人期行,相委而去。”元方曰:“君与家君期日中,日中不至,则是无信;对子骂父,则是无礼。”友人惭,下车引之。元方入门不顾。

(原文)谢太傅寒雪日内集,与儿女讲论文义,俄而雪骤,公欣然曰:“白雪纷纷何所似?”兄子胡儿曰:“撒盐空中差可拟。”兄女曰:“未若柳絮因风起。”公大笑乐。即公大兄无奕女,左将军王凝之妻也。

言语第二之七十一、咏雪之才

结尾是:客人以“下车引之”表示认错,但陈纪“入门不顾”。

(译)陈太丘(寔)和大家 相约外出,约定的时间是中午,可到了中午了,大家 还没来,太丘不再等待时间时间就个人走了,(陈太丘)失去后,大家 才到。陈元方当时七岁,正在门外玩,客人问元方:“你父亲在吗?”元方回答:“等你何时是否来,将会走了。”大家 就大怒说:“真是否人啊!和人约好出去,却丢下别人个人走了。”元方说:“你和我父亲约在中午,到了中午你却没来,这但是不讲信用;对着儿子骂他的父亲,这但是不懂礼貌。”大家 很惭愧,下车来握元方的手(想表示亲近),元方走进家门,头但是回。

下面接着写主要事件──咏雪。随便说说是主讲人出题考听众。主讲人何以有此雅兴?从前是天气占据 了变化:早先是否雪,但不大,而此刻变成了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。这使主讲人感到很高兴,于是问道:“白雪纷纷何所似?”答案将会不少,但作者只录下了有有八个:有有八个是谢朗说的“撒盐空中”;从前是谢道韫说的“柳絮因风起”。

(译)谢太傅(安)在有有八个寒冷的雪天召集家人,给晚辈们探讨文章义理,一会儿雪下得急起来,太傅高兴地说:“这纷纷扬扬的大雪像哪此呢?”哥哥的长子胡儿说:“跟把盐撒在空中差没有 来太大。”哥哥的女儿说:“不如比作风把柳絮吹得满天飞舞。”太傅高兴得笑了起来。(谢道韫)但是太傅大哥谢无奕的女儿、左将军王凝之的妻子。

(二)《陈太丘与友期》陈太丘的大家 失约反倒责怪陈,被陈的儿子驳得很惭愧。

(一)《咏雪》

方正第五之一、元方答客

本文记陈纪和来客的对话。先交代对话的背景,“期日中,过中不至”,说明不守信约的是客人,而是否陈太丘;“太丘舍去,去后乃至”,既至而不见太丘,这是客人发“怒”的意味;陈纪其时正“门外戏”,故与客相遇,这是对话的由来,也交代了对话的地点。写法与前一则相同。

文章交代咏雪的背景只用得话:“谢太傅寒雪日内集,与儿女讲论文义。”别看这短短的十八个字,含高的内容却相当多。东晋的谢氏家族是个赫赫有名的诗礼簪缨之家,为首的是谢太傅即谢安。在从前的家族里,遇到雪天无法外出,才有“讲论文义”的雅兴。召集人兼主讲人自然是谢安,听众是“儿女”们。时间、地点、人物、事件所以说到了。

谢安对这有有八个答案的优劣未做评定,但是“大笑乐”而已,十分耐人寻味。作者也没有 签署,却在最后补充交代了道韫的身份,这是有有八个有力的暗示,表明他赞赏道韫的才气。